最新新闻

柳工传奇故事: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它陪伴、见证、服务了工程机械的一个时代、一代又一代的工程机械人。 关注21SUN,跟随21SUN,倾听行业的声音,探寻行业的足迹,感受行业的脉搏。探索行业的未来

  公元1958年底,当百十来号员工从上海等地搬迁来柳州,在市郊的一块叫做龙脊鳞的地方安家时,面前是一片荒地。这段历史的大背景,从今天的柳州工业博物馆可以看到相关叙述———

  1958年中央南宁会议之后,时任广西省省长的同志即携带中央领导的介绍信,赴国内两大工业基地东北和上海,请求支持广西工业发展。

  “在中央及兄弟省市的大力支持下,1958~1966年,从沿海及北方老工业基地迁入柳州一批工矿企业,调入一批管理人才和工程技术人员。这些企业有:上海华东钢铁建筑机械厂与西北金属结构厂的一部分(后改名柳州工程机械厂)、针织厂、搪瓷厂、毛巾厂、标准件厂、上海恒业帆布厂(后改为第三棉纺厂,厂址迁至现在的柳州工业博物馆)等。”柳工人读到这些文字时,自豪感油然而生:只有柳工生存下来!环顾柳州市上下五六十年,能像柳工这样一路发展壮大的制造企业,又能有几家呢?

  从区域的角度看,柳州是做工业品的中下之地。偏居山绕水抱的大西南,柳州虽素有“桂中商埠”之称,但毕竟远离交通便利的中原,况且处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建国之初其工业基础极差。得益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柳州市的主要领导大胆改革税制,提出放水养鱼的治理观,为柳州的工业企业面向市场转型发展提供了环境支撑,使柳州在后来的几十年中仍然保持了广西工业重镇的地位。尽管如此,在现代工业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环境下,一家年产数万台行走装备的企业,其各个环节的成本都将大大高于内地同行。因此,经几十年来市场竞争淘选,原来的全国一盘棋布局早已打乱,我国工程机械制造重镇逐渐集中在江苏、山东、上海、湖南等地,证明了区域优劣之分。其间柳工也于本世纪初开始,在东南沿海战略性布子,并且逐渐于海外建厂并购拓展,但始终仍将主导产品装载机的研制放在大本营柳州。经历了几次市场雪崩式下跌,数次残酷的价格战,柳工装载机仍然延续了领军品牌的优势。这其中有什么秘钥吗?

  从行业角度看,装载机是中国工程机械的功勋产品。柳工所处的中国工程机械制造业,其中大致有土方机械、建筑机械、路面机械起重机械等(除重型),而土方施工机械是用量大规模大,较有代表性的产品。典型的土方机械是“推装挖”,即推土机、装载机、挖掘机。推土机因其产品特点,市场较窄。装载机和挖掘机都是产挖装工作机,挖掘机的效率要比装载机高许多,其液压装置因此也更复杂,技术难度高,整机价格也大大高于装载机,国际上一般都是使用挖掘机为土方施工主力机型。但最近30年,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前十年,我国土方机械市场走出了一轮不同于国际的特殊行情:以使用装载机为主,而且是以国产装载机品牌,性价比好,而且批量上来了,服务也方便,这是在我国装载机制造企业的卓越努力下形成的有利局面。与装载机走出完全不同道路的是国内挖掘机市场,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十年全面为外资品牌占据。值得一提的是,当中国土建市场终于逐渐进入挖掘机时代时,又是那些在装载机及其他工程机械领域驰骋30年的国产品牌,形成对传统强势外资品牌的强有力冲击,其中柳工是极具代表性企业。如果说装载机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功勋产品,那么柳工又是怎样的功勋企业呢?

  从企业的角度看,柳工的成功有着极大的偶然性。地方国企,身处完全竞争领域,投资与技术密集型产品;计划体制下转型而来,长期承担改革的重负和传统的包袱,遍数同类企业均先后倒在市场的冲击或利益的诱惑之下,而柳工却在前后几任领导的带领下,坚定地按照既定战略方向前行,决不犹豫从未畏缩,实属少数。行业中活跃的同行对手民营企业大大小小的老板,身家过亿元的应有不少;国际上耳熟能详的巨擘翘楚跨国公司林林总总的高管,年薪上千万元已是常态,柳工的企业领导人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以怎样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带出了一个优秀的国企,使之成为行业中坚呢?

  2018年7月下旬,中国工业报柳工专题采访组来到北京中央党校,采访了一批正在这里进行年度培训的柳工高管,之后采访组赴桂,完成了此次写作的主体采访。

  对曾光安的访谈,应该说是期待已久的。1995年3月他走马上任柳工股份副总裁时,尚差2个月才满30周岁,是行业里有名的少帅。曾光安有才。不仅英语十分流利,而且饱览群书博闻强记,记得曾读过他写就的一篇年度工作总结,文采飞扬之意气风发,无人能出其右。如今23年过去,少帅已到中年,其间经历了无数风雨,许多磨砺。“纵是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是他喜欢的句子。作为一个行业记者,跟踪柳工30年,一如既往地期待听他讲每一回做决定的日日夜夜,每一次折腾人的跌跌宕宕;说什么四两拨千斤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却道是千山万水千回百转无数辛苦。柳工的故事将是怎样的引人入胜!

  而讲好柳工的故事看似容易其实很难。曾光安对我们的要求却是,不要虚的,不要高调,把柳工的经历无论成败,写出来就好。这要求真的很高,一是实在,要扎实落地;二是深刻,要把握规律。

  本文将从六个重点视角带领读者进入柳工的世界,寻求其成功生存发展的真实脉络、卓越地升级开拓其深层原因。

  首先是战略篇,讲的是短与长的定力。好的企业都有自己独特的战略定位,来自决策者对于竞争优势和环境的判断,来自决策者长远目标和发展方向的选择,然后企业上下形成战略共识。其间会有各种干扰甚至是致命的打击,比如大起大伏的产品市场,骤然而至的资金紧缩,都能在极短时间内陷企业于生死一线。能够风雨不动安如山,坚定既有的战略目标,排解当下的艰难险阻,这就要看企业决策层的战略定力与执行层的战略能力了。

  其次是人才篇,关于内与外的艺术。“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柳工是地方国企,股份公司的人事关系由市国资委管,集团公司的组织关系在区国资委,这是体制内的;体制外的人才聘用,是按上市公司管理程序走,而目前柳工还有近20%的人是海外员工,从公司高管到基层的技术工人,从广西柳州到世界各地,他们是怎样“取天下之才为我所用”?十数年如一日打造一支能征善战的国际化队伍,柳工独特的人力资源队伍建设堪称卓越。

  第三是国际篇,其中有上与下的抉择。柳工于本世纪初便确定了国际化的企业愿景,是中国工程机械企业走向海外的先行者。先行者是容易成为先驱者的,柳工的海外项目建设也经历一波三折,许多时候是在上还是下的迷雾中徘徊。但是柳工硬是十年磨一剑把印度工厂做起来了,把波兰的并购做下来了,并且开启了南美市场的轻资产经营模式。见得着的收获还是表面的,更深的收获是他们经十数年的摸爬滚打获得的国际市场的经验,那才是柳工国际化的核心竞争力。

  第四是产品篇,有关多与少的辩证。柳工60年的历史中,头十年是在摸索中选择了装载机这个产品;接着的20年是在做单一产品,从整机到零部件,扎扎实实地做一个产品,基本掌握了一般装载机的自主设计制造;之后的十年,柳工经历了参与引进国际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及股份制改造和上市,利用融资及租赁等方式,完成了一次重要的技术改造,形成了特别重视积累技术研发能力与技术装备引进升级的企业特质;最后这20年,则厚积薄发,从少到多完成了工程机械全产品线的布局,极限工况,强悍制造,将柳工品牌做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名牌。

  第五是变革篇,讲述进与退的博弈。进入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后,国内工程机械市场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市场变化,由于震荡太过剧烈,一大批企业陷入债台高筑无法运转的困难境地。柳工采取了一系列果断措施,将关停并转与创新升级一起做,以退为进,以进促退,进退得宜,却把危机变成了机遇。

  第六是文化篇,介绍软与硬的成长。企业的物质产品和利润是硬的成果,而支撑其成长的是企业文化软实力。柳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建设履历,也有其极具标识性的文化特质。客户导向,以人为本,成为世界级的工业装备与服务产业集团———在明确而有高度认同的企业愿景下,工作在世界各地的柳工人凝聚了这家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向披靡。

  采访柳工是一次学习,也是一个洗礼。感谢柳工,给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提供了一个如此精彩的改革样本,成长范例;感谢柳工,为改革开放的时代演绎了一个极其生动的崛起故事。(本文来自柳工)

作者:双赢娱乐--时间:2018-10-12 02:10

作者:双赢娱乐--时间:2018-10-12 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