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腾讯、优酷围猎爱奇艺《偶像练习生2》还能火吗

  爱奇艺即将进入选秀综艺季。11月28日的《国风美少年》媒体看片会后,据说,《偶像练习生》第二季的选手们也要在12月6日进场录制了。

  竞品的男团选秀节目也已经在路上,包括优酷的《以团之名》和腾讯视频《创造101》第二季,三家视频网站第一梯队全部下场。《以团之名》的播出时间更是撞档《偶像练习生》2,均将在2019年1月上线,优酷和爱奇艺再次正面硬扛。

  在资本的推动下,经纪公司和练习生市场疯狂扩张,男团经济几乎成为今年的最大惊喜。中国的偶像工业,也终于打开了弯道超车的发动机。那么,在上市前夕意外引爆了男团市场的爱奇艺,这次能复制《偶像练习生》的成功,再次打造出一批让人尖叫的“大厂男孩”吗?

  很抱歉,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偶像练习生》“越努力,越幸运”的slogan,未必能给第二季带来足够的运气。

  11月23日晚上,“搞偶”女孩如同过年。爱奇艺《中国音乐公告牌》的收官一期,许久没有同台的NinePercent九人聚齐,表演了他们的新歌《创新者》。

  录制这期节目的11月14日,北京电影学院文创园迎来了《公告牌》录制以来,观众人数最多、秩序最混乱的一期。

  尽管节目组已经史无前例的改变了以往每期五到六组嘉宾统一录制的规则,将NinePercent的部分单独录制,九家粉丝的到场人数依然达到了以往的两倍以上。录制上班图的场地里,几乎所有可以站人的地方都挤满了层层叠叠的粉丝。

  黄牛手里的票价也在不断上涨。半个小时内,价格从2500迅速涨到3000。到进场前时,价格已经高达4000。考虑到整场录制的表演时间也只在半小时左右,这个价格已经相当惊人。

  “别提了,我3800买的。”站在旁边的粉丝后悔没有早点出手。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继续狗现场的预算。“12月1号的尖叫之夜我已经预定了,黄牛的价格还没出,定金是500。”此前NinePercent的巡回演唱会,内场票价都会炒到一万以上,粉丝们戏称高价买票的姑娘为“矿姐”。

  按照节目的惯例,NinePercent把这首歌的舞台录制了三遍。第一遍的表演结束后,艺人们试图向前靠近粉丝进行互动,但台下迅速拥挤躁动,为了粉丝的安全,他们不得不重新退了回去。

  从结果导向来看,《偶像练习生》显然是成功的,无论是对艺人来说,还是对爱奇艺来说。

  根据中国娱乐指数的数据,2018年10月艺人活跃粉丝榜前20位中,NinePercent占了5位,其中蔡徐坤第一,朱正廷第五,黄明昊、陈立农、范丞丞分别位于第12、13、15位。

  爱奇艺正式上市前,曾更新过一次招股书,并大幅提高了募资金额,从最初计划的15亿美元提升到最大募资额27.3125亿美元。对比两次招股书,爱奇艺的最大底气来自于付费会员规模的迅速提升,从2017年12月底的5080万变为2018年2月底的6010万,直接超过Netflix在美国本土的5475万付费会员规模。

  爱奇艺在财报里提到的几个节目,《热血街舞团》、《机器人争霸》、《偶像练习生》,只有《偶像练习生》在这段时间里开始播出——2018年1月16日发布主题曲MV,1月19日正式开播,到2月底,12期的节目共播了6期,已经完成第一轮淘汰。《热血街舞团》和《机器人争霸》首播则分别在2018年3月17日和3月29日。

  简单粗暴的说,给爱奇艺上市带来巨大利好的这930万新增付费会员,可以归功于《偶像练习生》。这档节目最终产生的超30亿播放量,已经与爱奇艺在招股书中反复提及、作为案例的《奇葩说》和《中国有嘻哈》处于同一水平。

  毕竟,这个节目在刚开始播出时热度并不算高。从爱奇艺的对外口径上,也可以看到变化,最初《偶像练习生》的定级是S级,后期的报道中才调整为S+级。

  在节目制作方面,《偶像练习生》几乎完全外包给了鱼子酱团队,总导演是鱼子酱合伙人陈刚。形成对比的是,《中国有嘻哈》、《热血街舞团》等节目则是爱奇艺自己操盘,总导演车澈先后时任爱奇艺上海制作中心总经理、爱奇艺副总裁。

  《偶像练习生》的成功,更像是天时地利人和中,爱奇艺的一次“无心插柳柳成荫”。

  在国内引进“produce”模式之前,韩国已经成功做了两次节目,捧出了一众高流量艺人。“produce”系列的整套选拔模式给了粉丝足够的空间和想象力,为偶像氪金,陪偶像一起走花路,这种养成感很容易让人投入。

  同时,“限韩令”转移了一部分国内韩粉的注意力,这群长相美好、唱跳俱佳、性格可爱的小哥哥们恰好集中出现,迅速变成大型吸粉现场。

  不出意外的话,《偶像练习生》第二季在制作方面会比第一季更精良。但这一届的练习生选拔,面临着严峻的存量问题。

  尽管在男团市场大爆发后,练习生和经纪行业今年迎来了很多新玩家,练习生的报名热情也比第一季高了许多,但其中究竟有多少业务能力出众、个人魅力强的选手,就非常值得担心了。

  一位经纪公司的负责人透露说,去年《偶像练习生》选人的时候,基本把有实力的选手都筛了一遍。尤其是一些业务杰出的“遗珠”选手,比如《星动亚洲》的蔡徐坤、韩国组合The Legend前成员秦奋、在《中国有嘻哈》已经积累起人气的小鬼、《流行之王》的朱星杰、周锐、周彦辰;参加过韩国《Produce101》的Justin、朱正廷等。

  对《偶像练习生》第二季来说,还要多面对一个问题:第一季没进入9人团的选手即使回锅,也不太会选择继续参加第二季,而是流向优酷的《以团知名》和腾讯视频《创造101》第二季。有爆料称,觉醒东方的Awaken-F很可能整团参加了《以团知名》。

  另外,根据微博爆料,出道九人团中占了三人的乐华娱乐,今年将二团练习生送到了《以团知名》。据骨朵网络影视的报道,另一位出道艺人王子异的经纪公司简单快乐也没有继续与爱奇艺合作,并且接触了《以团之名》。之前靠综艺《燃烧吧少年》出道的偶像组合X玖少年团,则有成员参加了《创造101》第二季。

  一位接触了今年搜狐校草大赛的人士告诉我们,不少被淘汰的选手都打算去参加第二季《偶像练习生》。另一位在爱奇艺负责艺人管理的工作人员则透露称,今年他们找了很多抖音上的小网红来参赛,基本要求就是长得帅。但和经过系统训练的练习生相比,他们的才艺显然不够全面。

  实际上,抛开与腾讯和优酷之间的艺人资源争夺,爱奇艺自身的一些问题和上下游布局的缺失,同样会给第二季《偶像练习生》带来许多不确定性。

  首当其冲就是赛制。严格来说,所有的偶像选秀节目都面临着这个矛盾——继续“produce”模式必然会导致粉丝集资,而在《创造101》之后,监管已经注意到了这一问题;可是如果改变粉丝投票的赛制,那还能叫“pick”吗?

  “其实我很好奇,在现在这种政策环境里,偶2的pick赛制会不会改变。全程由观众投票决定淘汰,是这类节目好看和吸引观众沉浸参与的最重要元素。如果改了,节目很大程度会变味。”一位粉丝说。

  “我其实很希望NinePercent是从腾讯的节目出来的。”另一位粉丝告诉我们,这背后暴露的是《偶像练习生》的另一个问题,最起码在第一季的制作上,与腾讯在节目炒作、营销上花的力气和资金投入相比,爱奇艺更像小作坊式做节目。

  从NinePercent出道就已经公布的团综至今没有踪影,让粉丝非常不满。新歌的发布时间,也比出道更晚的火箭少女晚了很多——NinePercent的《创新者》发布时,火箭少女已经拥有了《卡路里》、《撞》等流传度颇高的单曲,后者还拿下了《毒液》中国区的推广曲。

  一个鲜明的对比是,NinePercent中的黄明昊12月2日即将参加腾讯的打歌节目《由你音乐榜》,由于音源不在QQ音乐,不满足“打榜必须在QQ音乐有版权”的要求,是作为特别舞台,不参与打榜;而火箭少女101此前参加爱奇艺《中国音乐公告牌》时,打歌《Light》并未像其他参加打榜的歌曲一样在网易云音乐专区上线音源,唯一的音源仍然是QQ音乐的付费歌曲。

  实际上,火箭少女的所有歌曲版权都在QQ音乐,而NinePercent的新专辑首发,也是在QQ音乐。

  上述一位粉丝非常坦诚的说,经过第一季《偶像练习生》的洗礼,粉丝们已经基本明白了节目组的套路。“就像你上当受骗过一次,第二次肯定留个心眼,不会那么丧心病狂了。粉丝对偶2的投入程度,肯定没有1那么强。”

  这里的付出,既包括金钱上的花费,也包括情感上的投入。同时,粉丝的情感投入程度,又决定了艺人和爱奇艺的商业变现能否顺利进行。一旦粉丝不再“真情实感”追星,艺人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作者:双赢娱乐--时间:2019-01-02 21:43

作者:双赢娱乐--时间:2019-01-02 21:43